幻舞Mai

尘世虚浮,不若遣星轻沐,一度绮梦玲珑

白昼幻想曲

   “神明恩赐无尽的光以普照大地,白昼徜徉于浪漫的美丽幻想之中,玻璃外壳守卫万物繁荣,盛大礼赞献与昌茂的王朝,却不知,世界原本到底是何形貌。”


没有阴影的地方,

生命恣意成长,

安然享受神的恩赐,

却不料,

是否无知觉忽视了,

那过于刺目的阳光。

至高者给予恩典,

庄严宣告,

世界应充满希望。

明媚的颜色,

悄悄染遍了天地,

新的征程,

正要启航。

青翠欲滴,

流水欢歌咏颂春的生机,

斑斓蝶舞,

效仿着早已失落的霓凰。

白昼的亮,

映照出平面镜里的幻想乡,

当黑色被隔绝于外,

纯白是否能成就预期的理想。


放逐了睡眠,

世界迎来新的狂欢,

释出活力,

万物都摒弃迷茫。

重写这规则,

打造着众神心目中的伊甸园,

可谁曾想,

哪里蛰伏着涌动中的迷藏。

圆形的完满,

透明的球体包裹着森罗万象,

白昼的组曲,

从未停止循环播放。

开始萌生罪恶,

谁想要这诸神的恩赏?

停下来,

叫这虚假的光彻底湮灭,

破碎掉,

白日最坚固的谎。

让时间重新流动起来,

我想要揭示,

永昼遮蔽着的真相。

悖逆了神的理念,

却也不惧,

那必将到来的灾降。

天空开始出现裂纹,

镜像的虚假抵挡不住决绝的反抗。

哪怕墙壁之外只是无尽的荒凉,

我也想要,

亲眼看看这世界真实的模样。

永夜波尔卡

       “爱欲与贪餍,黑暗与污浊,杂芜融汇铺成永夜之境。情感诱惑,催生音乐的狂欢,野性勃发,孕育破壳的可能。属于永夜的时代从来都并不灰暗,重新拥抱光明,也可以是每一个夜的生灵最诚挚的念想。”

  

  

罪孽累积,

终成赎不尽的永夜之河,

自开垦处流淌,

蜿蜒过腐蚀了的心脏。

这加速的鼓点,

节拍愈发张扬,

嗤笑着轻狂,

再不复玛祖卡的流畅。

圆月施展它白色的魔力 ,

夜的旋律拨开了那扇窗。

跳踏步已经开始启动,

将双手交与何人臂膀。

睡衣上盛开的无名花朵,

枝桠勾惹了肃穆声腔。

冰释了的笑容,

牵引着略显慌张的模样。

骑士服还算严整,

满地散落尽是璀璨星光。

看这楼宇宫殿,

仍是百年前未变的旧象。

急速、徐缓,

对舞的人到底会在何方?

黑色的沉默令人心安,

还不想迎来黎明的太阳。


溢散而出的迷迭花香,

魂牵梦萦的夜之幻想。

流浪的魂魄,

缚地灵的彷徨。

无声推动唱片,

没有舞曲的起伏跌宕。

这夜,

还很漫长,

不需要破晓的曙光。

规则本不需要分辨,

堂堂正正直立于夜的汪洋。

所谓罪孽,

不过是掌权者的污蔑,

永夜便是最强力的反抗。

宣判下罪行,

施以惩戒,

夜的亡者,

却从不乞求原谅。

巡回演舞,

混乱才可称之为有序,

回环交错,

波尔卡的节奏一直徜徉。

我踢踏着最响亮的旋律,

扫荡干净这夜的所有离殇。

向着永远不会到来的白昼宣战,

夜色正浓,

无需守墓人的埋葬。

银骑士的四方迷局

若冰冷不能被重新感化

遗失的世界要到哪里去寻找

你我昔日荣光已逝

黑色城堡之巅白色旗帜张扬

宣告着沦陷的悲恸

入局既已无法避免

就请将过往尽数忘去

银色光辉飘散

用灵魂守护

一个即将蜕变的梦


对弈之夜从未感到畏惧

棋局之中

每一个人都落子无悔

你微笑的模样我还记得

温热的风裹挟着玫瑰的芬芳

那时的我还不会心痛

绽放极致的美

绝非甘愿安于丰饶安适的土壤

在你盛开的裙摆下庄严宣誓

愿以生命向纯黑的荣耀致意

哪怕代价注定沉重

那即将迎来的结局

我多想一个人去拥抱

如果悲伤无可避免

我多想你永远都不懂


鲜红销蚀了银色锋芒

化作不可见的幽影

再伴你最后一程

屈服了吗

遗忘了吗

还会继续拼命挣扎吗

眼底暗藏着不甘的波动

昔日银剑锐利不减

执棋之人终究不适合平庸

迷局将破

终场将息

再环顾这仍苟延残喘的灰败盛宴

你所渴求的愿望

定会成就黑白分明的永久

  今年确实是最最最忙碌的一年了,希望这一年度所有的故事都能慢慢续完!那就,浅放一张练字叭,也是以前自己喜欢的故事之一。

饰羽瑰梦

时间总如已逝流沙

寻着逐渐黯淡下去的辉光

水晶般纯净的情感破损

无知无觉陷入温柔陷阱

并没有任何挣扎

盘踞在象牙石柱

感慨着瞬息间捕捉到的画面

缠绕住尖锐的疼痛感

在心头反复刻画


夜很宽容

给予清甜果实的迷人滋味

以什么样的姿态来迎接呢

轻盈残羽还能盛开出花

热带飞鸟尚能振翅

俯瞰这世界的辽阔

途径某片雾涌密林之时

是否也会感到些许害怕

究竟应该探求什么

溺惑般的沉沦

如何粉饰也无法清楚言说

那一定是个很美的梦吧

这样才千万次地甘愿重蹈覆辙

还装作若无其事般潇洒

全部都舍弃掉

充满苦味的野果

未成熟的美梦

谁的面孔从来这般虚假


阳光会驱散阴霾吗

伪装的假面饰以碎金

看——

它也变得闪闪发光了呢

那会是另一个没有忧愁的梦境吗

无知是遗忘的缓蚀剂

洁白的羽毛抚慰不安

连自身也会变的无暇

从未开始的结束

走向渴求了太久的结局

你不会好好记住的吧

眨眨眼皮

谁能无所谓地继续笑着

说这现实恍如大梦

还能继续相信瑰丽至宝

总掩藏于真实之下


嬉笑闹剧

如果可以的话

谁不想穿着星星做的绸纱

在没有任何烦恼的梦幻城堡里

跳着优雅的圆舞曲

再牵起最初心动的那个他

可现实不似幻梦

世间也不存在什么完美的童话

那么要和影子跳支舞吗

踩踏着情绪崩解的旋律

笑看真实的世界一点点毁灭

连同着最初的那个自我一起崩塌

我可爱的小精灵现在在哪里

它还拿着我幼时喜爱的水晶提灯

那里面装着曾经的我想说的话


要在此时与我谈论爱吗

谁能告诉我

究竟是水面中的倒影更加贴近真实

还是在圣象前祷告的我显得更虚假

温柔本就是无法抹去的底色

怯懦却成为无可争辩的一道疤

习惯了疼痛的割裂感

尚未体验痊愈过程中的痒与麻

谁会愿意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

从高塔顶端跌落之时有多狼狈

她就笑的有多痴傻

就要走到这无稽闹剧的终点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嬉笑着打趣每一段鲜血淋漓的事实

好来谈谈这精彩绝伦的绝妙戏码

开场时如此绚烂迷人

刻意忽略可能的落寞结局

像是灰姑娘十二点就会消失的魔法

星星坠落之后光环褪去

我还能朝着昨夜已失去的

那个光怪陆离的梦

挥挥手笑的优雅


孤船

旋律随心而起

音符推动浪潮翻涌

沉没于今夜的海底

若还有一支歌可以为我而歌

堪堪垂挂的钩月也会欣慰吧

船儿漂啊漂

一条银白的光带牵引

最不值得独酌一杯记忆


破碎的潮汐不会鸣唱

零星的泪却能晕染别样旋律

船桨摇摆

荡开一段黑暗中落寞的独角戏

还未曾有人造访的灯塔幽幽亮着

照影的仅是离别一瞬

按捺不住寻风的渴望

路过孤独伫立着的它

不留下任何叹息

无边际的浓黑是夜的本色

好让疲惫的人藏进

那无人可知的避风港里

这一路追寻并未停止

海浪翻过一次又一次

我也漂流过一夜又一夜

水纹了无痕迹

正如不断逝去的苍白

只是忘记了如何哭泣

时间底色从来无谓鲜艳

悲哀总来的仓促

当这一只孤船启航

便注定了有些人从来都痴迷


玄海之风久吹

也会显出几分温柔

抚慰着暂时的迷航者

向往自由的姿态从未就低

船儿摇啊摇

一段往事牵扯

缠不住摆渡人手中的桨

吟唱几句旧时小曲

向着月亮沉没之地缓缓漂流

或许

这便是生而为人的宿命

科学奇想之夜

折纸之花盛放于科学的冠冕

智慧银光闪烁

何以铸就完满至臻

机械冰冷

贪恋有温度的身体

既定规则之下

精神沦落与否尚且含混


蒸汽驱动

精密建筑的城堡正酣享盛宴

精神亢奋

更加深奥的法则等待着被继续发现

电光火石之间

注入无数解析过的人性成分

模糊了禁忌的边界

塑造着理想中的象牙塔

不曾想过有任何遗恨

创造力是神秘的魔术师

将这新世界打扮地光鲜亮丽

殊不知也有什么重要之物被逐渐拆分

渴求永无止境

手中工具变着戏法

蛮荒之地不断被开垦

掌控者恣意规划

若倒流回首

有关理想的奇幻之夜

是否也会显得过分愚蠢


纵横指尖

灵感的花火尚未完全熄灭

欲望渗透进钢铁骨髓

是否还能如初坚韧

设计师俯瞰这盛大的构造之物

将所信奉的条款铭刻于城墙之上

遥望向高塔顶端的眼神依旧不悔

神坛破败

圣像倾颓

百合花重又新生过后

再不祈求神明的恩准

水晶球里的秘密

总之的总之是如果的如果

如果的现在

是没有过去的未来

忘了我吧

如果可能的话

我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坚信

你一定能做到的对吗

比我做的更好

正如开端的惊艳

在末尾也会收束地华丽

水晶球里的飘雪依旧很美

纷纷扬扬勾起旧时所爱

幻梦般模糊

木制小屋里

封藏着我一个人还不愿忘却的回忆


夏日的夜很长

闷着一场将下未下的大雨

泪水濡湿纸页

那人样貌

从未被描绘清晰

还记得它被赠予我手中时的那天吗

被偷偷遗落在盛会的一角

从此再不知其姓名

那是你的羞赧还是谁人的胆怯

没有鲜艳的丝带

灰色硬纸壳包裹

沉默地表露着不敢开口的心意

但它会永远在我的橱窗中驻留

只为纪念那些

我也不敢开口提及的曾经


很傻对吧

如果终是如果

过去不可消抹

未来也不再倾心

现在

水晶球中依旧飘雪

夏夜暑气蒸人心乱

未必彼此相通的悸动

时至今日也勿谈骄矜

再看一眼雪幕模糊的小小世界

关上玻璃柜门以后

锁住木屋里封藏的秘密


十号的狂意战歌

将锋利的剑刺入胸膛

我的灵魂是不是就能得到解放

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向着湛蓝无比的苍穹

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

最后一支悲凉的歌作祭

血泊中倒映的面孔

早已陌生无比


为了无上的荣光

为了至高的捍守

奉献出所能给予的一切

向着憧憬的理想致礼

即便牺牲此身

也并无所惧

魂牵梦萦的始终只有一人

她的模样

却有些模糊不清

我的期待到底还剩下些什么

恍惚之中仿佛仍见

她在倒下之前相我伸出的纤细手臂

肃杀战场之上

是否可以由我一人写就

有关守护的完美结局

伤痛被理所当然地淡化

利刃闪烁而过

再无法听到

最初为我而歌的悲怆旋律

他们将盛大的悲剧捏造

我们深陷其中

不知不觉沦为宏大历史中尤为沉痛的一句


淋浴无数生命的遗憾

被草草遮蔽的真相

由她的余息唤醒

机械的一半身躯开始走向崩坏

本性的意志愈发彰显

用尽心力传递出最后的电子信号

真实与异变萌生的情感发散

最终会抵达哪一处

反复叠加的完整记忆